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山花浪漫

 找回密码
 登记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山花浪漫 山花浪漫 认识植物 查看内容

欧李和郁李

2014-8-14 13:3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72| 评论: 64|原作者: 大理

摘要: 夏季到坝上,猛然碰上当地人在推销一种叫欧李的黄灿灿的果子,说是大山里产的土货,以前不吃果子只收果核,眼下成了时兴的果子。 欧李这一名称不像其他果树树种有很长的历史。像枣、杏的名称都有两千年以上的历史, ...
夏季到坝上,猛然碰上当地人在推销一种叫欧李的黄灿灿的果子,说是大山里产的土货,以前不吃果子只收果核,眼下成了时兴的果子。
欧李这一名称不像其他果树树种有很长的历史。像枣、杏的名称都有两千年以上的历史,这些果树可以说从古到今都是叫这个名字。而欧李作为这种植物的专业名字是植物分类学家陈嵘先生命名的,仅仅只有不到七十年的历史。在古书上找不到欧李这个名称,到了清代,欧李一词才在一些文献中出现,1703年成书的《随銮纪恩》最早记载了“欧李”这一名称。1708年的《广群芳谱》也有欧李的记载,但正名为乌刺奈,欧李只是别名。欧李植物种的正式学名是俄国学者Bunge于1835年在考察我国东北植物时命名并报道的。1937年,植物分类学家陈嵘先生所著《中国树木分类学》将欧李以中文正名记述。至今东北地区仍把欧李称作乌刺奈,其种仁称作小李仁。河南和山西等地方,称为欧李。晋东南许多地方名称为郁李。但以欧李使用最多。这一命名有两个特点:第一是把欧李归在李属Prunus,这点很像早于欧李而命名的郁李Prunus japonica;第二是它的种加名humilis取自于拉丁文“低矮的”意思,这一学名译过来便是“矮小的李子”。又由于这是以“欧”字命名的植物,所以很多不明真相的人便以为这个植物是从欧洲来的,实际上它的原产地正在我国,包括欧洲在内的其他国家现在甚至没有引种这种植物。可以说绝大多数外国学者只知道Prunus humilis,但却从未见过它长什么样,欧李的欧字与欧洲没有任何关系。之后的植物分类学又认定:尽管这种植物的果实与郁李的果实都有点像李子,但归在李属还是勉强了点。因而欧李既不是欧洲来的,也不是李子,而是同郁李一起划归樱属Cerasus。
郁李一词最早出现于《神农本草经》。明代李时珍《本草纲目》记述最为详细,其中考证了郁李一词的来历,“郁,……馥郁也。花实俱香,故以名之。”也就是说在清代之前的中草药著作中虽没有欧李一词,但早有了郁李一词,只是当时人们把郁李作为郁李仁的唯一原植物种而记述的。根据现代中草药的实际情况,郁李仁大部分来自于欧李,古代的郁李主要是指欧李。
欧李相近似的树种除郁李外,还有麦李Cerasus glandulosa。这后两种树他们的叶片大都是披针形的,像桃树的叶片;而欧李的叶片是倒卵圆形的,像榆树的叶片。欧李新梢刚长出时,幼叶呈紫红色,在阳光的照耀下十分漂亮。
2002年,曹琴等作者在《山西农业大学学报》发文章《欧李名与实研究》,通过对欧李及郁李等的生物学特征进行比较研究,给出了欧李从古到今的学名、正名、别名和民间地方土名,考证了欧李在我国古代时的称谓:赤棣、奥、乌喇奈、郁李。今之欧李一名由其产地土名音转而来。由此证实欧李原产于我国,栽培历史为3000年左右。

欧李不仅有水、火两种,我在丰宁坝上时被告知,他们的欧李是土欧李。这就快凑够五行了。

纠出这个话题,是想把樱属——特别是果期樱属——理顺。上次这里把锐齿鼠李认作山樱桃(就是樱花),其实从埂的长短就可判别。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2:51 编辑

先讲个故事:说以前的古人呀,会吟诗,但不明白为什么好听。后来南北朝那阵子出了个特别能耐的宰相,叫沈约。他呀,从小晚上就攻诗韵,家里的老母怕他身体搞坏掉,竟强行限制灯油供应……打今天,那他干脆去网吧!
后来呢,他当到了宰相,还是瘾大,夜猫子一样攻平仄四声。白天上朝打瞌睡,被天子当头棒喝,要他说什么叫四声。也是他聪明,脱口而出:“天子圣哲!”当时的四声是平上去入。今天大理大概只会说:“英明领袖!”因为如今是阴平阳平上声去声。
这个老头,生逢其时,当年佛教传入中国不算长,但佛经咏诵显然给国人极大启示,终至四声、诗韵的发现。有了这个武器,沈约欣然为lapomme写了最早的麦李诗。像很多植物名,麦那时是入声。入声字在今天南方还保留着。麦李在今天的南方。对了,沈约实际上等于是今日的南方人。
至于郁李来源,前文已讲清了。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2:54 编辑


郁与薁

近读劳费尔的《伊朗中国编》(林筠因译,商务内部1964年版),产生了一个疑问:既然葡萄来自西域,那么古代中国本土的葡萄属植物又叫什么?

其实劳费尔在书中考证出了一个名字:蘡薁。劳费尔引用的是陶弘景的书来说明蘡薁产自阿穆尔河至甘肃间,是很耐寒的物种。大概是八十年前葡萄属分类还不细致,劳费尔给出的蘡薁学名是 Vitis bryoniaefolia。而按照今天通用的葡萄属分类, Vitis bryoniaefolia即董氏葡萄V.thunbergii,这是一种以云南为分布中心的喜热野葡萄,而分布在阿穆尔河至甘肃间的耐寒葡萄不应是这种,而是另一种叫做山葡萄的V.amurensis。董氏葡萄与山葡萄,一南一北,几乎不重迭分布。从劳费尔书中看,他对各种葡萄的考证得益于供职于美国政府农业部门的田中長三郎博士的工作,因而除了今之学名或不同,其对中国古代葡萄的考证是相当精准的。

劳费尔对蘡薁这个词本身也作了语言学上的考证,其结论是:蘡薁绝非外来词语的音译。劳费尔认为,中国古人在外来的欧洲葡萄的启发下,想到了开发本土葡萄。于是从陶弘景时代起人们开始重视蘡薁。

作为大师,劳费尔的工作开一代风气之先;然作为八十年前的工作,劳费尔的把中国人认识葡萄属植物的过程简单化了。远在欧洲葡萄传入前,中国古人已食葡萄。去年浙江省文物考古所的郑云飞、游修龄在《农业考古》上发表文章,指出浙江近年在新石器遗址中屡屡发现葡萄种子,中国古人在欧洲葡萄引种前已知培养与采食本土葡萄。

在陶弘景之后不久的《齐民要术》“卷十·五谷、果蓏、菜茹非中国物产者”中明白地提到“薁”字与“樱”字互通或联用:“《说文》曰:「薁,樱也。」《广雅》曰:「燕薁,樱薁也。」《诗义疏》曰:「樱薁,实大如龙眼,黑色,今『车鞅藤实』是。《豳诗》曰:『六月食薁。』」”缪启愉的《齐民要术校释》(第二版,中国农业出版社,1998年)一一查证了上述三本书的相应出处,认为《诗义疏》中的“樱薁”,显然就是一种藤蔓,「名『车鞅藤』」。

问题是再后来的孔颖达没有见到《诗义疏》,因此根据《晋宫阁铭》并列着的「车下李」和「薁李」,孔颖达认定这里的「薁」也是「薁李」,变成和「郁」同是郁李一类的东西,引起以后的纷乱。这个纷乱能持续至今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作为葡萄属一种的蘡薁,与作为樱属的一种的郁李,屡被古人并举。上面引用的《说文》、《广雅》、《诗义疏》都可作证。而《诗经》中的那句『六月食郁与薁』则是最经典的了。同样,《齐民要术》的卷四中“种桃柰·第三十四”干脆将樱属与葡萄属的两个栽培种并举:
    樱桃:
    《尔雅》曰:「楔,荊桃。」郭璞曰:「今櫻桃。」
    蒲萄:
    汉武帝使張骞至大宛,取蒲萄实,于离別馆旁尽种之。西域有蒲萄,蔓延、实并似蘡。

古人的直觉是厉害的,蘡与樱是想象的,郁与薁也是如此。



是的,鼠李叶对生而樱桃叶互生。可惜上次这里谈论鼠李与樱桃时照片中的叶序、花序不详。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2:57 编辑

这个,应该是桃花。相比樱花,桃花柄很短,像直接长在枝干上。如果是冬天,可见桃花冬芽上多毛(想想桃就是多毛)。
这里侧芽三花、先花后叶、花瓣桃色,都是比较典型的桃花特征。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3:00 编辑


栽培种,可以变异很大,且桃的变种也很多,我们只能按照分类标准到属一层。但是这里的花与山桃如何不同?

上面的果,应该就是欧李。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3:02 编辑


这里这枝好像是栽培种。
桃属凡40种,最重要的桃是古代波斯传入中国的。而新疆的巴旦杏、北京的榆叶梅,也非杏属,而是桃属。所以桃属很容易让我想到是栽培种。你看到像山桃花的灌木,很可能是榆叶梅,他们毕竟同属。


<>是否为栽培种,跟像素多少有关系。不过那个关系不重要,还是栽培者人品最重要,比如说这里的晓月先生在家里栽种的,就都不是栽培种。
<>也许会问了,有些种,比如水仙,只剩栽培种了怎么办?晓月会说:送南非去野外驯化。</P>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4-29 01:16 编辑

对,北京海淀北部到河北丰宁坝上都叫这为“欧了”。你这里的应该是改良种,未改良的花多杆细,结不出这样大的果子。这两天开始,海淀北部“欧了”开始开花——它略晚于杏花约一周。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4-29 01:18 编辑

欧李的花确实是粉红的,一簇一簇的,但每个花很小很小,几乎无法单花拍照。花也不成形,没有观赏价值。如果要拍照确认,现在是时候了。

<>海淀凤凰岭一带多栽培杏和樱桃。今年3月28日至4月10日是杏花节。这里是今年拍的。</P>
<>辨赏蔷薇科的桃李杏梅樱,应注意有无冬芽、花叶先后。如桃花三花一芽,杏花就没有。再者,注意这里的杏花:花瓣短而宽(比桃花更好看了),先花后叶(比李、樱观赏价值高),身临其境还可感受暗香扑鼻(到底是梅花的同属姊妹花)。</P>欧李和郁李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4-25 16:21 编辑


又到了郁李、麦李的花季。前年我读到过北京大学植物学教授汪劲武先生写的郁李和麦李的文章(http://www.bjkp.gov.cn/bjkpzc/tszr/zwdg/zwywh/333532.shtml),他说道两者确实很像,不过从叶形上还是可以区分的,他还说燕园就有这两种植物。

于是决心今年跟踪一把。先来几张单瓣郁李——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4-25 16:30 编辑


————————————————单瓣郁李——————————————————
单瓣郁李
_japonica2.JPG

汪劲武先生提及:郁李的叶稍宽,先端长尾状,基部圆形,最宽处在中部以下。我以为这个叶片上下非对称的特征最值得注意。另附若干照片,一些是为了看花繁锦簇的轮廓,另一些是为了看叶形——

最前面那个叶形最宽处
叶形不错,花期已过
有花有叶
花簇
轮廓
_japonica8.JPG
_japonica9.JPG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4-29 01:13 编辑

接着贴图,这回是单瓣麦李。请注意,麦李这个名字听起来奇怪,但是很早就有了,南北朝时的陶弘景就说过:“李类又多,京口有麦李,麦秀时熟,小而甜脆。”这里把麦李的名字来历也说明了。”《尔雅》记载:“痤,椄虑李。”郭璞注痤是麦李。

麦李与郁李是近缘种,其花期、果熟期亦接近。《本草纲目》说“早则麦李、郁李,四月熟。迟则晚李、冬李,十月、十一月熟。又有季春李,冬花春实也。”按照汪劲武先生的办法,我们主要注意麦李叶形较为狭长、中部最宽。

——————————————单瓣麦李————————————————————

_glandulosa_s1.JPG
_glandulosa_s2.JPG
又一个
_glandulosa_s4.JPG
_glandulosa_s5.JPG
带叶子了
_glandulosa_s7.JPG

贴完了单瓣的,该上重瓣的了。我还么做还有一重原因:单瓣的麦李、郁李今天都开败了,而重瓣的麦李这两天真正是繁华锦簇!对了,我还没见到过重瓣的郁李,当然汪劲武先生也说了,重瓣郁李少见。

———————————————————重瓣麦李——————————

_glandulosa1.JPG
独秀
注意叶形中部最宽
1040196.JPG
注意中间的叶芽对折


这是地域不同造成的,还是不同品种?另外,这些钙果的果仁还能入药吗?


才发现当年写下的这段没过脑子:桃,Amygdalus persica,虽有波斯之名,却是中国培育的。曾经波斯传到欧洲而已。

同样的,杏,Ameniaca vulgaris,冠以亚美尼亚之名,还是中国培育的。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4-30 20:25 编辑


太好了,我这里找到、补拍了一张重瓣郁李,加上你这里确认的欧李,我们把这一类樱属就扫了一遍。

请注意,这个重瓣郁李只有根部的两朵花,郁李的叶芽比花大多了,叶形很典型的楔形。整个植株很小,埋在杂草中。我没有去破坏它们的生态。

-----------------重瓣郁李--------------------------------

_glandulosa6.JPG


非常感谢!

从这个图中我能清晰地看到倒卵形的欧李叶子。现在还剩一个小小的问题:这个欧李的叶柄是否多毛?如果是,则应为毛叶欧李C. dictyoneura.

当然这是细节。


就我个人能力,只见到叶柄光滑,所以是欧李C. humilis。

补一张欧李,注意倒卵形的叶形

1040277.JPG

扩充一下兴趣,再添一种与欧李、麦李、郁李相近的花,请帮助辨识。

1040253.JPG


多谢鉴定!

正好问两个问题:这个属与Cerasus怎么区分,这个属本身的稠李与美洲稠李又如何区分?


没见过却能根据照片鉴定,至少是有分类经验的。叶子指出这个与Cerasus不同属,不知你能否帮忙解释一下稠李与美洲稠李的区别?我有不同的稠李照片,我怀疑它们不同种。

稠李,英语中称之为choke cherry,所谓噎人樱桃,很形象生动。这个属的果子看起来像樱桃,却不酸而是涩。稠李的”稠“,或是choke的音译?也有说稠李是从”臭李子“而来。



添一张稠李的照片,注意这张与前面大家鉴定的那张不是同一株——相信也不同种。稠李招蜂没有樱花的花型花色,却有一缕香气。
1040294.JPG

今天回到了早先拍下的那些稠李属植株,这些植株都变成了紫红色。这无疑是美国来的Padus virginiana的一个变种——顺便提一句,此种有人给出中文名“美洲稠李”,我认为不妥,因为美洲还有其它种的稠李,而且欧洲称这种为western choke cherry——

1040685.JPG
1040686.JPG
1040687.JPG
1040688.JPG
1040690.JPG
1040691.JPG

中国原产的稠李与美洲的西方稠李几乎没有区别,但叶端的急尖还是不一样,这里给出剪影以略去细节——

1040692.JPG


梭罗在《野果》一书中提道,他听说有一种樱桃,对人没事,对牲口有毒。

这种“樱桃”有时细化为一个属——稠李。中国有稠李,所以给梭罗翻译书籍的人呢就管那种稠李叫美洲稠李。其实梭罗给出的拉丁名字是Cerasus virginiana,弗吉尼亚樱桃;现在成了Padus virgniana,叫弗吉尼亚稠李或随俗叫西稠李更为妥当。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相关阅读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坝上老山羊 2006-9-26 20:53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2:48 编辑

又学知识啦!!!
欧李 用山里人的话来说有水欧李和火欧李之分, 但都挺好吃。
引用 大理 2006-9-27 01:21
欧李不仅有水、火两种,我在丰宁坝上时被告知,他们的欧李是土欧李。这就快凑够五行了。

纠出这个话题,是想把樱属——特别是果期樱属——理顺。上次这里把锐齿鼠李认作山樱桃(就是樱花),其实从埂的长短就可判别。
引用 lapomme 2006-9-28 11:48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2:49 编辑

嗯,有意思
那麦李和郁李的名字又是怎么来的呀?
引用 大理 2006-9-28 12:46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2:51 编辑
以下是引用lapomme在2006-9-28 11:48:31的发言:
嗯,有意思
那麦李和郁李的名字又是怎么来的呀?

先讲个故事:说以前的古人呀,会吟诗,但不明白为什么好听。后来南北朝那阵子出了个特别能耐的宰相,叫沈约。他呀,从小晚上就攻诗韵,家里的老母怕他身体搞坏掉,竟强行限制灯油供应……打今天,那他干脆去网吧!
后来呢,他当到了宰相,还是瘾大,夜猫子一样攻平仄四声。白天上朝打瞌睡,被天子当头棒喝,要他说什么叫四声。也是他聪明,脱口而出:“天子圣哲!”当时的四声是平上去入。今天大理大概只会说:“英明领袖!”因为如今是阴平阳平上声去声。
这个老头,生逢其时,当年佛教传入中国不算长,但佛经咏诵显然给国人极大启示,终至四声、诗韵的发现。有了这个武器,沈约欣然为lapomme写了最早的麦李诗。像很多植物名,麦那时是入声。入声字在今天南方还保留着。麦李在今天的南方。对了,沈约实际上等于是今日的南方人。
至于郁李来源,前文已讲清了。
引用 大理 2007-10-19 17:13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2:54 编辑
以下是引用lapomme在2006-9-28 11:48:31的发言:
嗯,有意思
那麦李和郁李的名字又是怎么来的呀?


郁与薁

近读劳费尔的《伊朗中国编》(林筠因译,商务内部1964年版),产生了一个疑问:既然葡萄来自西域,那么古代中国本土的葡萄属植物又叫什么?

其实劳费尔在书中考证出了一个名字:蘡薁。劳费尔引用的是陶弘景的书来说明蘡薁产自阿穆尔河至甘肃间,是很耐寒的物种。大概是八十年前葡萄属分类还不细致,劳费尔给出的蘡薁学名是 Vitis bryoniaefolia。而按照今天通用的葡萄属分类, Vitis bryoniaefolia即董氏葡萄V.thunbergii,这是一种以云南为分布中心的喜热野葡萄,而分布在阿穆尔河至甘肃间的耐寒葡萄不应是这种,而是另一种叫做山葡萄的V.amurensis。董氏葡萄与山葡萄,一南一北,几乎不重迭分布。从劳费尔书中看,他对各种葡萄的考证得益于供职于美国政府农业部门的田中長三郎博士的工作,因而除了今之学名或不同,其对中国古代葡萄的考证是相当精准的。

劳费尔对蘡薁这个词本身也作了语言学上的考证,其结论是:蘡薁绝非外来词语的音译。劳费尔认为,中国古人在外来的欧洲葡萄的启发下,想到了开发本土葡萄。于是从陶弘景时代起人们开始重视蘡薁。

作为大师,劳费尔的工作开一代风气之先;然作为八十年前的工作,劳费尔的把中国人认识葡萄属植物的过程简单化了。远在欧洲葡萄传入前,中国古人已食葡萄。去年浙江省文物考古所的郑云飞、游修龄在《农业考古》上发表文章,指出浙江近年在新石器遗址中屡屡发现葡萄种子,中国古人在欧洲葡萄引种前已知培养与采食本土葡萄。

在陶弘景之后不久的《齐民要术》“卷十·五谷、果蓏、菜茹非中国物产者”中明白地提到“薁”字与“樱”字互通或联用:“《说文》曰:「薁,樱也。」《广雅》曰:「燕薁,樱薁也。」《诗义疏》曰:「樱薁,实大如龙眼,黑色,今『车鞅藤实』是。《豳诗》曰:『六月食薁。』」”缪启愉的《齐民要术校释》(第二版,中国农业出版社,1998年)一一查证了上述三本书的相应出处,认为《诗义疏》中的“樱薁”,显然就是一种藤蔓,「名『车鞅藤』」。

问题是再后来的孔颖达没有见到《诗义疏》,因此根据《晋宫阁铭》并列着的「车下李」和「薁李」,孔颖达认定这里的「薁」也是「薁李」,变成和「郁」同是郁李一类的东西,引起以后的纷乱。这个纷乱能持续至今还有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作为葡萄属一种的蘡薁,与作为樱属的一种的郁李,屡被古人并举。上面引用的《说文》、《广雅》、《诗义疏》都可作证。而《诗经》中的那句『六月食郁与薁』则是最经典的了。同样,《齐民要术》的卷四中“种桃柰·第三十四”干脆将樱属与葡萄属的两个栽培种并举:
    樱桃:
    《尔雅》曰:「楔,荊桃。」郭璞曰:「今櫻桃。」
    蒲萄:
    汉武帝使張骞至大宛,取蒲萄实,于离別馆旁尽种之。西域有蒲萄,蔓延、实并似蘡。

古人的直觉是厉害的,蘡与樱是想象的,郁与薁也是如此。
引用 克莫多龙 2007-12-28 10:41
学习
引用 秦隆 2008-2-13 22:10
鼠李不是叶对生的么?
引用 大理 2008-2-14 03:00
以下是引用秦隆在2008-2-13 22:10:39的发言:
鼠李不是叶对生的么?


是的,鼠李叶对生而樱桃叶互生。可惜上次这里谈论鼠李与樱桃时照片中的叶序、花序不详。
引用 BlackHeart 2008-2-14 09:33
北京凤凰岭到阳台山一带的山脊上有一种灌木,是不是欧李?

欧李和郁李

欧李和郁李

欧李和郁李

欧李和郁李
引用 BlackHeart 2008-2-14 09:34
这是什么?和上面结果的植物是一种吗?

欧李和郁李

欧李和郁李
引用 大理 2008-2-14 12:56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2:57 编辑

这个,应该是桃花。相比樱花,桃花柄很短,像直接长在枝干上。如果是冬天,可见桃花冬芽上多毛(想想桃就是多毛)。
这里侧芽三花、先花后叶、花瓣桃色,都是比较典型的桃花特征。
引用 BlackHeart 2008-2-14 15:42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2:58 编辑
以下是引用大理在2008-2-14 12:56:49的发言:
这个,应该是桃花。相比樱花,桃花柄很短,像直接长在枝干上。如果是冬天,可见桃花冬芽上多毛(想想桃就是多毛)。
这里侧芽三花、先花后叶、花瓣桃色,都是比较典型的桃花特征。


这似乎和山桃很不同啊,一般是小灌木,花也不一样,是山桃的特殊品种?稍后我再对照一下照片。

还有花上面那个果是不是欧李?
引用 大理 2008-2-14 16:20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3:00 编辑
以下是引用BlackHeart在2008-2-14 15:42:13的发言:

这似乎和山桃很不同啊,一般是小灌木,花也不一样,是山桃的特殊品种?稍后我再对照一下照片。


还有花上面那个果是不是欧李?


栽培种,可以变异很大,且桃的变种也很多,我们只能按照分类标准到属一层。但是这里的花与山桃如何不同?

上面的果,应该就是欧李。
引用 BlackHeart 2008-2-14 16:29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3:01 编辑
以下是引用大理在2008-2-14 16:20:41的发言:

栽培种,可以变异很大,且桃的变种也很多,我们只能按照分类标准到属一层。但是这里的花与山桃如何不同?

上面的果,应该就是欧李。


嗯,我稍后再对照照片看看,我照的都是野山上的,不是栽培种,我印象中有一种矮小灌木粗看是山桃花,细看不是,我印象中的会是榆叶梅吗?
引用 大理 2008-2-14 23:47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3:02 编辑
以下是引用BlackHeart在2008-2-14 16:29:05的发言:

嗯,我稍后再对照照片看看,我照的都是野山上的,不是栽培种,我印象中有一种矮小灌木粗看是山桃花,细看不是,我印象中的会是榆叶梅吗?


这里这枝好像是栽培种。
桃属凡40种,最重要的桃是古代波斯传入中国的。而新疆的巴旦杏、北京的榆叶梅,也非杏属,而是桃属。所以桃属很容易让我想到是栽培种。你看到像山桃花的灌木,很可能是榆叶梅,他们毕竟同属。
引用 BlackHeart 2008-2-15 08:10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3:03 编辑
以下是引用大理在2008-2-14 23:47:22的发言:

这里这枝好像是栽培种。

桃属凡40种,最重要的桃是古代波斯传入中国的。而新疆的巴旦杏、北京的榆叶梅,也非杏属,而是桃属。所以桃属很容易让我想到是栽培种。你看到像山桃花的灌木,很可能是榆叶梅,他们毕竟同属。


这个不太可能栽培种,拍照地点是在鹫峰上面海拔700米左右的灌木丛里,附近比较多。不过当时还用的2M像素相机,位置又别扭,照得不太清楚。
引用 BlackHeart 2008-2-16 18:13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3:08 编辑

真不太可能是栽培的,一来拍摄的地方海拔700多米的野山,二来我印象中这个在北京各处野山都有,而城市里没有,我不敢说得肯定的原因是我只在一个地点拍摄过一次。如果我没记错,香山北面老防火楼附近也有很多这种灌木,4月份的时候我再去看看。

这么矮小的灌木(膝盖高)也缺乏观赏和经济价值。

这个是否可能就是榆叶梅?原始照片还可以放大一倍。
引用 终南山 2008-3-10 07:06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6-18 03:09 编辑

南口山区有野生的,老乡叫“欧了”(发音很接近)。我拍的是改良品种叫盖果。开白色小花-一时没找到片子,花开时再拍补上。

这个是吗?

这个是吗?
引用 大理 2008-3-31 19:43
本帖最后由 大理 于 2013-4-29 01:16 编辑
<B>以下是引用<I>终南山</I>在2008-3-10 7:06:17的发言:</B>

南口山区有野生的,老乡叫“欧了”(发音很接近)。我拍的是改良品种叫盖果。开白色小花-一时没找到片子,花开时再拍补上。

对,北京海淀北部到河北丰宁坝上都叫这为“欧了”。你这里的应该是改良种,未改良的花多杆细,结不出这样大的果子。这两天开始,海淀北部“欧了”开始开花——它略晚于杏花约一周。

查看全部评论(64)

申请友链|手机版|文字版|小黑屋|山花浪漫 ( 京ICP备05051561号  

GMT+8, 2018-12-15 06:59 , Processed in 1.068312 second(s), 3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返回顶部